<rp id="3b9xp"><span id="3b9xp"></span></rp>

    <pre id="3b9xp"></pre>
    <form id="3b9xp"></form>

        <th id="3b9xp"><big id="3b9xp"><address id="3b9xp"></address></big></th>

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:010-88153690

        【環保PPP項目現狀】垃圾處理、水處理等領域的環保PPP項目遇冷,環衛領域的PPP項目崛起

        首頁    行業資訊    【環保PPP項目現狀】垃圾處理、水處理等領域的環保PPP項目遇冷,環衛領域的PPP項目崛起

        PPP項目曾一度是環保企業眼中的香餑餑,但今年以來這種情況急轉直下。

        “2018年到現在,我們企業都沒敢再去拿新的環保PPP項目,目前主要是觀望,貿然拿項目可能風險比較大。”12月1日,在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主辦,以“致敬改革·激活環境市場力量”為主題的“2018中國環境上市公司峰會”上,某環保上市企業的負責人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做如上表述。

        有意思的是,當天高峰對話的第一個主題是“PPP困惑與制度探討”,雖早已到散會時間,但會場上很多人都意猶未盡。一位企業代表甚至直言,這一環節是自己最為關注的。

        為何短短一年多時間,環保PPP項目就從炙手可熱迅速冷卻了呢?

        環保項目從“擠破頭也要去”到“請我去都不去”

        2018年10月31日,總投資3.5億元的云南省麗江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開標,但是該項目最終流標,流標公告顯示,“投標截止時間,遞交投標文件的有效投標人不足三家”。

        近期流標的PPP項目遠不止這一個,2018年11月15日,河南省商城縣生活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資格預審流標公示顯示該項目流標。流標原因為“報名時間截止,有效投標單位報名不足三家,本次資格預審流標”。

        遭遇流標尷尬的環保PPP項目也不限于垃圾焚燒發電,2018年11月7日,據中國政府采購網消息,總投資額約13.77億的惠安縣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PPP項目及崇山等三家污水處理廠(含配套管網)TOT項目發布流標公告。流標原因是“至本項目遞交投標文件截止時間止,遞交投標文件的投標人不足三家”。

        值得關注的是,今年以來,祁東縣生活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、合肥市龍泉山生活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等眾多環保PPP項目出現了二次流標的情況。記者梳理發現,這些項目流標都有一個共同的理由——“有效申請人不足規定數量”。

        而在一年前,總投資規模超過140億元的阜陽市城區水系綜合整治(含黑臭水體治理)PPP項目的述標現場吸引了包括大型國企、水業龍頭企業在內的57家競標方。2015年江蘇某個環保PPP項目甚至遭到上百家企業爭搶。短短一年時間,“搶項目”的盛況已經不再。

        一位知情人士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介紹,現在放出的環保PPP項目數量依然很多,政府要求涉及環境的項目要用PPP的方式來做,但是,環保企業拿項目的積極性明顯在下降。即便是一些聯合體,一般都有五六個單位,牽頭的基本上是跨行業進入的外來企業。

        某環保集團董事長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說:“現在,環保圈也很少有人去拿項目,以前一個項目出來很多企業去搶,現在是項目出來請企業去,企業都不去。”

        在PPP的倒逼之下,現在環保企業都在做輕資產。

        從業者:環保PPP融資渠道不暢通

        去年9月擔任博天環境總裁的吳堅回憶自己剛上任時的一件事說道:“我來的第二個星期就被拉去參加了一個投資大概30多億元的PPP項目開工儀式,開工儀式拍完照以后發了一個朋友圈,大學同學在我朋友圈底下寫了一句話——‘祝你好運’,(感覺)不是太正面,所以我當時心里就有一些想法。”

        這也反映出了行業對于環保PPP項目的態度轉變。而環保PPP遇冷,根源在錢和風險。

        環保PPP項目包已經從幾億擴展到了幾百億規模,這對企業現金流將帶來巨大影響。同時,PPP規范化管理水平、后續支付能力、企業專業化水平等也對項目是一個考驗。

        對于環保PPP項目投資規模越來越大的問題,文一波認為,這里面有從業者的責任,包括投資的企業,特別是一些上市公司,它們希望做大包。一些咨詢機構也希望做出更大的項目,從而去幫著政府包裝更大的項目。這也就造成跟當前階段執行情況不匹配的狀態。PPP項目重在融資,如果沒融到金融機構的錢,項目一定做不下去。但是,民營企業的融資渠道問題在一定時間里可能沒辦法完全解決。

        曾經在環保PPP項目上沖在前列的東方園林,在2018年5月發布的公告顯示,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的2018年公司債券(第一期),實際融資額為5000萬元,僅占10億計劃額的5%。環保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也被推到了風口浪尖。

        一位業內人士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介紹,一個企業有問題,金融機構就會覺得這個行業都有問題。金融機構的投資方向很多,也沒有動力進入環保行業。

        企業轉向盯住環衛領域

        與垃圾處理、水處理等領域的環保PPP項目遇冷相比,環衛領域的PPP項目情況則大不一樣。今年5月,淮北市公共資源交易網發布濉溪縣農村生活垃圾治理一體化PPP項目資格預審結果公告,26家社會資本、28家企業(包含2家聯合體成員企業)入圍。

        有行業人士統計,2017年,33個公布資格預審結果的環衛PPP項目中,共有166家企業/聯合體入圍,平均每個項目有5家入圍企業/聯合體。2018年1月1日~4月17日,在13個公布資格預審結果的環衛PPP項目中,共有104家企業/聯合體入圍,平均每個項目有8家入圍企業/聯合體。

        現在大家都爭著做危廢、環衛項目。以前覺得危廢、固廢領域要經過幾年才能發展起來,現在看來兩年時間危廢就會變成比較差的紅海。以前一個省份才有一個危廢、固廢項目,現在差不多一個地級市就有一個。

        環衛、固廢、危廢等領域成為環保企業進軍的重點領域,這既是受環保PPP的影響,也是由于這些領域市場向好。

        肇慶飛南金屬有限公司董事長孫雁軍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在嚴格的環保督查之下,危廢非法傾倒的問題得到了遏制,去年危廢處理的價格是每噸2500元,現在已經漲到了每噸4000多元,有的地方甚至到了6000元。

        記者粗略估計,以肇慶飛南金屬有限公司年20萬噸的處理能力計算,每噸危廢處理價格從2500元漲到4000元,每年的收益就能增加3億元。


        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 


        2018年12月18日 16:32
        ?瀏覽量:0
        ?收藏
       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        99久久免热在线观看